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”如今过得怎么样?

历史, 政治

引言:从穆加贝说起

前些日子,因为要安排老婆传位,原本打算要干到八十几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被撵下了台。消息传到中国,有的上了年级的人发感慨说,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又少了一个。

在中国的外交辞令中,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”可不是一般说说,那表明这个人和中国关系是“杠杠”的;不仅关系老铁,而且还得有年头,用句术语就是“经历过血与火”的考验,新交的不算。一旦一个人成了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”,恭喜你,你就是13亿中国人的亲戚了,生老病死啥的,都有人嘘寒问暖。活着给祝寿,死了发唁电,可谓不负此生了。

据《中国人民的老朋友》一书作者方可成统计,在过去60多年的时间里,先后有601名外国人士被《人民日报》称为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”。这些人来自五大洲的123个国家,可谓遍布全球。而这些“老朋友”当中,日本人最多,有111人,排名第二的则是美国,有55人。

这可真有点意思,中国人最恨日本,偏偏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”中日本人最多,111人;中国人第二恨美国,反过来美国人占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”第二名,55人。

我只能感叹一声,不是我不明白,而是世界变化太快。

言归正传,现在开始扒一扒我们的老朋友。

斯大林:第一个朋友首推前苏联的斯大林,那可是国际共运的掌门人,大哥大,坐头把金交椅。老毛牛不牛,见了老斯照样得山呼万岁,三叩九拜,被冠以“中国人民最亲密的朋友和伟大的导师”的荣誉称号。老斯死的当天,首都60万市民聚集到天安门广场举行追思大会,全国各地更是连续两年(逝世当年和逝世一周年)下半旗致哀,悼念规模空前绝后。无耻文人郭沫若还写了一首诗,称斯大林是中国人民的父亲,生生给全中国人戴了一顶“绿帽子”。

原诗如裹脚布,现摘录最后一段,“奇文共欣赏”:

你和列宁一样永远不朽了!

你的光热将使南北两冰洋化为暖流,

你的润泽将使撒哈拉沙漠化为沃土,

你的智慧将使江河改流,

山岳奔走,

打的永远年青,

人类永远如兄如弟!

斯大林元帅,

你全人类的解放者,

你是我的爸爸!

今天是你的七十寿辰,

我向你高呼万岁!

结果呢,被修正主义头子赫鲁晓夫一顿臭骂,名声扫地不说,骨灰还被扬了。这在中国,就是最大的仇恨,最大的侮辱。不信你到农村,说要刨谁家的祖坟,人家不和你玩命才怪呢。

当时东欧有一大批人物跟在斯大林后面起哄哄,也没什么特别可说的,就好像梁山泊那群地煞一样,属于凑数的。

 

单说三个牛人,一个是南斯拉夫的铁托:

先抗德,后反苏,属于纯爷们,只可惜后事没弄明白,一个南斯拉夫后来四分五裂,白瞎了铁托的一世英名。

再一个当属阿尔巴尼亚的霍查:

稍微上点年纪的都能记得,当时中国和阿那可是铁子,用彪哥的话,就是关系“刚刚的”。后来中国改革开放了,不想再当冤大头,给阿大把银子了,老霍就翻了脸,你说这是什么人性。老霍死得早,本身没摊上什么,他老婆可就遭罪了,后来住的地方连暖气都没有,还不如现在的民工棚。

不管怎么说,上述二位死的早,算是拣着了,下一位就没这好命了。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:

当时自己身兼十五、六职,老婆二把手,儿子官也不小,开政治局会议就像我们家庭聚会,够打两桌麻将。后来呢,两口子被双双枪毙。据史家考证,整个欧洲只有另一对夫妇被这样处理过,就是意大利法西斯头子墨索里尼:

可见有时早点死不是什么坏事。

欧洲说完了,再说说亚洲,头一个当属金日成。

要说这金日成可真有两把刷子,当年为了实现自己的皇帝梦,在中苏之间纵横捭阖,投机钻营,生生把美中苏三大国搅和在一起。一场战争下来,三大国各有损伤,就是让这个家伙钻了空子,捡了个便宜,不仅到死都风风光光,主体灯塔天天日夜不息,照耀朝鲜人民前进道路,而且成功传位已达三世,比秦始皇都强。

再一个就是人称“胡伯伯”的胡志明:

当年沿着“胡志明小道”一个劲往中国溜达,最终溜达出来一个“抗美援越”,越共一统天下(据说,胡伯伯为革命一生未婚,中国看了心疼,就安排两个舞蹈演员侍寝,此为野史传说,当不得真)。老胡死后,接班人黎笋、长征马上翻脸不认人,用中国支援的枪炮和中国干了起来,典型的白脸狼,这才有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感动全中国的对越自卫反击战。

当时中国输出革命,东南亚有一大堆小国也纷纷跟着起哄,什么新共、马共、尼共、缅共,都是小喽啰,此不赘叙,单说国际共运的最大恶魔,柬埔寨红色高棉的波尔布特:

此君一上台,就决心在柬埔寨建立一个纯而又纯的人间天堂,为此不惜把四百万柬埔寨人送进地狱(也有说三百万、二百万的),犯下了滔天罪行。由于某些大国的干扰,至今红色高棉的罪行还未得到审判,正义还未伸张。

当年中国以世界革命领袖自居,要去解放全人类,解救世界上三分之二还在受苦的阶级兄弟,非洲当然是要去解放的主要地区。当时国内物质还很匮乏,老百姓都勒紧裤腰带,吃不饱穿不暖,可援非的物资是一列车一列车的装。人说中国是被非洲穷兄弟抬进联合国的,不如说是我们用银子买来抬轿子的。当时国人最熟悉的包括赞比亚的卡翁达、纳米比亚的努乔马、津巴布韦的穆加贝,总的来说都是逐利之徒,有奶就是娘,给钱就说你好,没钱就不理你,不值得评说。

 

番外:“中国人民的新朋友”

先贤有云,“然吾常闻风俗与化移易,吾恶知奇今不异于古所云邪?”意思是说事情都是经常变化的。岁月流逝,世事变迁,越来越多的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”驾鹤西去,和他们的八宝山里面的中国老朋友会面了。

老的走来,新的来了,新的变老,循环往复以至无穷也。所以,说完了老友,也不能忘了新朋。

改革开放,中国的外交思路也开始调整,总的来说是以中美关系为线划分,基本原则就是:敌人的敌人是朋友,朋友的敌人是敌人。

还先说欧洲,中国的朋友不多,巴拉手指头数来数去,也就前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:

中国暗地里支持他和美国较劲,大使馆都被炸了。最后老米被塞尔维亚政府押解海牙国际法庭,死于囹圄。

还有一个普京:

表面上和中国挺热乎的,其实是各揣心腹事,完全是因为有个共同的敌人—美国,才走到一起来的,骨子里算不上什么朋友,早晚得闹翻,这是地缘政治决定的。

拉美过去是美国的后院,中国一贯不去惹乎,但根据“敌人的敌人是朋友”这一原则,古巴的卡斯特罗、委内瑞拉的查韦斯:

也可以勉强列入朋友行列。卡斯特罗几十年反美,身体还特别好,把多少届美国总统都靠走了,自己还好好的。查韦斯算是反美新秀,接过老卡的大旗,前赴后继,以石油为武器,把个拉美地区搞的是天翻地覆,小布什算是被他气蒙了。

不过,现在老卡、小查也都驾鹤西去了,中国在拉美地区的朋友眼看没几个了,下一步怎么办?

非洲现在学乖了,闭门发展经济,不和你们大国去扯,发展主流还是以南非为代表的自由市场经济,中国在那里没什么朋友。就一个卡扎菲:

算是另类,时不时跳出来把美国骂一顿,可骂归骂,骨子里还需要西方的资金、技术,所以只好继续扮演这个喜剧化的角色,现在也完犊子了。

这回重点说说亚洲,中国的朋友还真不少。头一个就是金二世:

这也是位高人,不仅继承了他爹的肥胖,而且继承了他爹的智商,把中、美、俄三大国玩弄于股掌之上,外带两个小喽啰日本和韩国。今天一次核试验,明天一次核试验,根本不给中国一点面子,把中国气的肝疼。其实,这也怪中国,总有冷战思维,总觉得美国在对中国进行围追堵截。为了牵制、对付美国,就把朝鲜当成一张王牌。

殊不知,你把别人当牌使,别人也把你当猴耍。我们自以为高明,金胖子正在那暗暗窃笑呢,正应了那句古话:养虎为患,自作自受!老百姓常说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现在已经传到了三世,不是搞核试验,就是发射个导弹,半拉地球都被搅和的不得安宁。

当年阿拉法特:

没死时,那可是《新闻联播》的常客,每天晚上19:25准时向中国人民汇报工作。所以中国人一提起以色列,就恨得咬牙切齿;一提起人体炸弹,就兴奋得眉飞色舞。中国愤青,有一大半都是阿翁培养出来的。

还有一个,就是伊拉克的萨达姆:

纯属彪子,自己有多少斤两都不清楚,今天和伊朗打,明天和科威特干。打来干去,把山姆大叔惹火了,三下五除二,不仅把老命搭上了,还把两个儿子也送进去了。

其实说到底,萨达姆是被老毛害了,拿一本《毛选》,就想打人民战争,也不看看都什么年代了,还拿老黄历说事,不完蛋才怪呢。

虽然萨达姆完蛋了,但也造出两个明星,一个是伊拉克新闻部长萨哈夫,成为所谓新闻宣传的标准典型;再一个就是张召忠,每天都能逗逗老百姓开心,也不错。

最后一个就是伊朗的内贾德:

和查韦斯并称东邪西毒,也是不按牌理出牌的主,今天说要铲除以色列,明天说要干倒山姆大叔,搞个核试验,也把人整的五迷三道。之前还想竞选总统,被哈梅内伊一棍子打了回去。听说新年前后煽动伊朗人闹事,被抓了起来。不过这也许是好事,能落得个平安下场,不像他的前辈兼同道卡扎菲、萨达姆那样。

 

 

 

 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