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凶宅背后的离奇碎尸案,可以拍电影了!

昨天,备受关注的南京瑞景文华小区“碎尸凶宅”的一套独栋别墅拍卖终于落槌,本次拍卖有45万人次围观,经过93次延时,138轮竞拍,最后以高出评估价168万元,以高出起拍价351万元的786万元成交。这套房子2014年就曾拍卖过,拍卖三次,三次流拍。     该凶宅背后的故事,在网上早有流传,近日又被挖出,让人看的不寒而栗! 地处南京近郊的将军山(准确的说应该是翠屏山),名气并不大,很多南京本地人都没有听过。   在宋代岳飞将军曾经在这里设置阵地,击溃了金国大将金兀术,由此得名将军山。将军山是一座小山,最高不过1000米,面积才3.5平方公里。由于南京城内几乎都是平地,这座小山也就成为周边居民爬山锻炼的一大场所,尤其是傍边河海大学的学生。     2011年2月28日中午,两个大学生饭后爬山闲逛,走上了一条小路。由于几乎饭后经常爬山,两个同学对这条小路非常熟悉。   他们爬到半山腰时,一个学生突然发现路边有些异样。在并不深的草丛中,似乎有几个黑色的垃圾袋,传出浓重的臭味。这个大学生骂道:什么人这么没有公德,把垃圾丢在景区里面!他的同学却觉得事有蹊跷:奇怪啊,就算丢垃圾,为什么不丢在山脚,反而扛到山腰来丢。   这少说要爬几百米,多累人啊,丢垃圾的家伙岂不是吃饱了撑的?两个人越想越奇怪,不觉走进黑色垃圾袋仔细观察。越走进垃圾袋,臭味越重。     走在前面的那个同学看到垃圾袋一角露出一块红肉:原来是死猪肉!难怪这么臭!后面的那个一个同学看了几眼,突然向后猛退几步,惊恐的叫到:你看,你看!他的朋友顺着的手指看过去,一截发白的手掌从垃圾袋里面伸出来,五个指甲清晰可见。   两个学生吓得不轻,一溜烟的冲到山下,向学校里面的校警汇报。校警立即报警,南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迅速出动,很快赶到现场。不错,这确实是人体的残肢,看来这是一起恶性杀人碎尸案。尸体上的线索众所周知,杀人案属于严重刑事案件,中国公安一般要求命案必破。而杀人后又碎尸,是比杀人案还要严重和影响恶劣的案件,很容易造成社会恐慌,各地都当作务必侦破的案件对待。南京市的治安在全国属于第一流的。     因为常住人口高达800多万,每年肯定也有一些杀人案件,碎尸案却极为少见。此案发生以后,南京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,并向江苏省公安厅法医专家求助,全力侦破这起恶性案件。两名学生报案后不到15分钟,警方就在下午1点赶到现场。刑侦专家首先对现场进行了保护,然后进行了勘察。由于这条小路很少有人经过,加上这几天阴雨连绵,现场基本保持原样。遗憾的是,由于雨水的影响,现场没有留下足印车辙等关键证据。   刑侦专家经过仔细检查,在附近不到500米距离内发现了11个黑色垃圾袋,里面都装满了碎尸。经过仔细拼对,是一个男人完整的身体和头颅。经过对尸体的检验,发现死者颅骨开放性骨折,有明显钝器击打痕迹。显然,死者是被人重击头部,活活被打死的,这是一起恶行凶杀案件。     在对尸体检验表明,这个男人身体强壮,年纪约40岁到50岁,肌肉结实,各个器官都很健康。不过解剖中发现,这个男人年轻时候似乎长时间营养不良,曾经得过轻微的佝偻病。手脚有一些陈旧的伤口,专家判断是镰刀割伤的痕迹,但不是被砍伤,应该是干农活时候没注意而受伤。伤疤时间很久,看来是死者少年时期的事情。由此可以判断,死者童年和少年家境应该很不好,还生活在农村。不过,死者现在满身都是脂肪,全身皮肤白嫩,一看是就长期吃的很好,而且绝非体力劳动者。看来,死者年轻和中年生活水平有明显改善,很有可能脱离了农村,长期在城市生活,至少一个中产阶级。     除了以上的东西以外,刑侦专家还认为,杀人碎尸犯似乎对人体结构颇为了解。他碎尸手法很熟练,手脚和身躯内脏等被整齐的分成11个部分,干净利落。就像刨丁解牛一样,凶手下刀均是人体脆弱的部位,并不像一些碎尸者一样不管不顾的乱砍乱剁。这个凶手可能是医生,屠夫或者军警之类,总之是接触过尸体的人。   现场没有发现凶器,虽雨水破坏了很多线索,但四面都没有搏斗和碎尸痕迹,这里肯定不是第一现场,而是抛尸场所而已。装死者尸体为黑色垃圾袋,袋口扎有塑料绳。根据尸体判断,死者死亡时间不超过3天。根据这两个学生回忆,由于下雨他们2天没有爬山,但3天前的中午他们爬山的时候,确定没有看到这些垃圾袋。     现场勘察的结论就这么多了,并没有任何的直接证据。现在主要的难点是如何确定死者身份。一种方法是通过尸体相貌辨认,这也不可能。杀人者似乎对警方办法手段略有了解,他可以对死者脸上连续砍了十多刀,导致脸部基本被毁,根本看不出受害者原来的长相。南京警方无奈,邀请江苏省公安厅专家对颅骨进行相貌还原,试图恢复死者长相。   那么通过遗物追查死者身份呢?这11个垃圾袋里面,除了碎尸,就只有死者的少量内衣裤和衬衫,档次还很高,全都是名牌。经过分析,这些衣物虽昂贵,让我们知道死者颇为有钱,但却都是全国各地能买到的东西,无法追查死者身份。     通过失踪人口来追查呢?也失败了。南京警方案发后立即对市内3天内失踪人口调查,仅仅接到一起儿童失踪的报案,几小时后孩子还被找到了。之后一周内,陆续有老人妇女失踪的报案,但基本都是走失或者离家出走,没有一个人真正失踪,况且这里面都没有中年男人。难道是外地人杀人后,来南京抛尸?南京的老刑警们认为不太可能!将军山并不是什么有名的地方,仅仅是一个3.5平方公里的小山。   即便很多南京本地人也搞不将军山到底在哪里,这个凶手又是如何知道的呢?况且他抛尸的这条小路相当偏僻,如果之前没有走过的人,很难发现这里还有路,更谈不上抛尸。况且,如果外地人来南京抛尸,为什么不将尸体扔到更偏远的农村或者城郊结合部的荒山上,而是丢在紧靠大学和众多居民居的将军山上,这岂不是极容易被人发现,岂不是违背常理?     南京刑警们绝大部分倾向于,凶手就是南京本地的居民,而且曾经在这一代生活过,对将军山非常了解,并不是外地人。不过,死者是不是本地人,就很难说了。当务之急,就是尽快确定死者身份。由于案情重大,当晚江苏省公安厅的几个著名法医就被电话惊醒,要求他立即赶赴法医中心,协助验尸。   这几个法医水平可就高了,堪称全国最顶尖的法医专家。经过仔细分析,他们发现了之前没有发现的一个重要线索。在死者被血浸透的内裤中,意外发现一个非常巧妙的暗袋。法医认为,死者应该是长期在外面旅行或者做生意的人,出于安全考虑,必要时候会把最值钱的东西藏在内裤暗袋中,以防止被人抢劫或者敲诈。这个暗袋以内裤的商标作为掩护,普通人不可能发现,即便用手触摸,也会被商标误导,感觉不出这里有什么东西。奇怪的是,这个暗袋中,却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,仅有一小块揉碎且被鲜血泡烂的纸片。   […]